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 » 新聞薈萃 » 媒體聚焦

中國紀檢監察報:貴州黔南州聚焦“關鍵少數”重塑基層良好政治生態透視

 字號:[ ]  [我要打印][關閉] 視力保護色:

1.jpg

圖為貴州省黔南州潘志立、梁嘉庚案“一案一整改”警示教育大會現場。(資料圖片)

10月25日,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州委多功能會議廳,室外陰雨綿綿,室內氣氛嚴肅凝重。

“以身試法,必將付出慘痛代價。我愿做滴血的子規,告誡每位哪怕是有一閃念心懷不軌的人,迷途知返,不可亂為……”這是黔南州獨山縣委原書記潘志立、三都水族自治縣委原書記梁嘉庚案“一案一整改”警示教育大會的現場。當天,同樣的警示教育大會還在獨山縣、三都縣同步召開,共有500余名黔南州及獨山縣、三都縣“關鍵少數”接受警示教育。

罔顧民生、恣意妄為、我行我素

嚴重破壞政治生態

“梁嘉庚、潘志立分別于2018年5月、2019年7月被省紀委監委給予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處分。”警示教育大會上,貴州省紀委監委有關同志宣讀了相關案情通報。

短短兩年時間,黔南州兩名在任縣委書記先后因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調查,從案情通報來看,兩人的違紀違法行為,特別是罔顧民生、恣意妄為、我行我素的行為,嚴重傷害了黨的形象、影響了黨的事業,嚴重破壞了獨山、三都乃至黔南的政治生態,影響惡劣、教訓深刻。

心中無戒,拒不執行中央決策部署,為所欲為;初心失守,行為背離組織和人民期盼;甘被“圍獵”,在享受“抬轎者”營造的優越感中迷失自我;心存僥幸,在“不會有事”的自我安慰中越陷越深……“兩人案情所折射出思想根源的相似性,需要深查細照、對照自省,需要黔南州‘關鍵少數’以身邊人、身邊事為鏡鑒,真正觸及靈魂,防止重蹈覆轍。”貴州省委常委、省紀委書記、省監委主任夏紅民要求。

剛任縣委書記時,兩人也曾以當個“好官”為目標:富一方百姓、保一方平安,不收干部一分錢,不拿投資企業一點好處費。隨著時間推移,他們的工作逐步取得成績,思想卻開始發生變化,漸漸陷入追名逐利的泥潭。

在潘志立看來,自己認定的事就是“命令”。梁嘉庚則常以“三都王”自居,認為自己定的就是規矩、自己的話就是圣旨。兩人擔任縣委書記期間,無論是獨山縣大量耕地被占用、巨額債務危機、基層組織和職能隨意擅自被改變,還是三都縣不聚焦脫貧攻堅工作等,其根源都是潘志立、梁嘉庚毫無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意識,在貫徹落實中央、省委決策部署上打折扣、搞變通,甚至故意為之,是典型的自行其是、陽奉陰違、膽大妄為。

潘志立平時工作作風霸道,重大事項決策基本上都是他一人說了算,很多項目只要他拍板就開工建設,全然不顧設計、預算、審計環節缺失,導致獨山縣違法違規占地達2.8萬畝,國有資產損失10億余元。幾年間,獨山縣因違法違規占地被處分的干部達26人之多。梁嘉庚在收到州委聚焦脫貧攻堅工作、不搞形象工程的“約法三章”后,僅作書面傳達,甚至在省委主要領導對三都縣脫貧攻堅情況做出重要批示后,也只是泛泛提要求,部分項目改頭換面繼續進行。

“把著眼點放在名利雙收上。一方面大力推進自認為有效果的工作,以求得好名聲;另一方面為家人謀利,當官不忘發財。”在潘志立眼里,脫貧攻堅費時費力出不了成績,只有搞項目建設才能彰顯政績。梁嘉庚也深信,只有項目建得好,才能讓上級領導看到成績。

潘志立不顧中央、省委關于脫貧攻堅的決策部署,將國家利益作為交換,盲目舉債打造“天下第一水司樓”“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”等形象工程、政績工程,而自己和家人也大肆收受賄賂、“名利雙收”。在部分貧困村還沒有產業扶貧項目落地的情況下,為了凸顯“政績”,潘志立安排8個鄉鎮每兩個月輪流舉辦一次項目觀摩會,每次花費在60萬元至100萬元左右。梁嘉庚則不顧三都縣位列全省14個深度貧困縣之一且是黔南州唯一深度貧困縣的實際,主導實施在建的1000萬元以上的項目有127個,但與脫貧攻堅有關的只有41個,其中不乏“千神廣場”“云上書院”等形象工程、面子工程。

他們都從骨子里認為,當黨員領導干部就應該被簇擁、被眾星捧月,否則就顯得沒能力、沒市場,作為縣委書記,如果沒有人前呼后擁,豈不是太沒權威了?漸漸地,他們習慣被“圍獵”,享受被“圍獵”。

從開始收受企業老板拜年的茅臺酒開始,潘志立被一點點滲透,進而發展到大肆收受服務對象財物,其家人也跟著效仿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按潘志立的話來說,“什么東西都敢收,什么人送的東西都敢收”。由于自身不正,潘志立對全縣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不愿抓、不愿問,對違紀違規黨員干部,他曾多次表示只要不是貪污就可以不處理。梁嘉庚從第一次到外地出差吃飯時收了老板“順便”給的1萬元后就一發不可收拾,從老家房子裝修到兒子公司買車、在貴陽購買房產,都要老板出錢。

在面對組織調查時,潘志立、梁嘉庚不僅不主動向組織坦白,反而心存僥幸,把組織治病救人的良苦用心當成可以蒙混過關的機會。

潘志立覺得交往的商人“講義氣”、靠得住,不會“出賣自己”,所以想盡辦法對抗組織審查調查,到最后才發覺“真的大難臨頭,什么人也不可信,我這是咎由自取”。梁嘉庚在黨的十八大后仍然不收斂不收手,利用職務之便為自己和家人謀取私利,在組織調查時,還請風水先生預測吉兇。

“一案一整改”,及時“回頭看”

確保整改責任落地落實

在警示教育大會上,黔南州及獨山縣、三都縣黨委主要負責同志分別介紹了潘志立、梁嘉庚案整改工作開展情況及下一步工作,貴州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同志作了指導講話,其中“政治站位”“關鍵少數”“標本兼治”等詞頻頻出現。

“我為了完成整改任務,搞形式主義、虛假整改,我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,堅決服從組織的處分決定……”面對組織問責,三都縣原副縣長歐某某后悔不已。

去年7月,針對“梁嘉庚在任縣委書記期間為建賽車場拆除香豬屠宰加工場,多支付該場所屬貴都公司賠償款200萬元”的問題,三都縣成立了由時任副縣長歐某某擔任組長的整改小組,負責追回200萬元賠償款。

在整改過程中,為保證問題盡快整改到位,歐某某自作聰明,以采購葡萄汁加工設備的名義,從縣政府借款208萬元給貴都公司,再由該公司以退還賠償款的名義,將200萬元賠償款“返還”縣政府,采取“以借轉退”方式搞形式主義、虛假整改。最終,歐某某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。

“整改責任是政治責任,不能將說了當做了,將做了當成做成了。”“以借轉退”僅是表象,暴露出的是少數黨員干部將整改責任“晾”在一邊,整改工作存在走形式、放空炮等問題。

據了解,潘志立、梁嘉庚案“一案一整改”工作啟動后,省紀委監委立即部署跟蹤督導,要求把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作為重要的政治責任,抓落實不打折扣,求實效不走過場,真正扛起脫貧攻堅政治責任。同時對各地“一案一整改”開展情況進行“回頭看”,對責任不落實、整改不到位、表態多調門高、行動少落實差的典型進行嚴肅問責,確保整改責任落地落實。

獨山縣委班子深刻汲取潘志立等人“四個意識”不強、政治站位不高、政治立場偏移等沉痛教訓,切實扛起管黨治黨政治責任,緊緊扭住領導干部這個“關鍵少數”,在全縣各級黨組織開展主體責任約談2526人次,對19名履行“兩個責任”或領導責任不力的干部進行問責,督促“關鍵少數”以身作則、率先垂范。同時,組織召開了全縣警示教育大會,深入剖析潘志立系列腐敗案惡劣影響,會后79名黨員干部主動到紀檢監察機關說明情況、講清問題。

三都縣把“肅清梁嘉庚惡劣影響”與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相結合,組織全縣各級各部門召開中心組學習會、民主生活會、組織生活會等,督促各級各部門班子和班子成員結合工作職責和經歷自我反省、深刻剖析。在整改工作中,各地結合政治生態受潘志立、梁嘉庚污染情況及平時監督檢查、審查調查發現的問題,堅持“當下改”與“長久立”相結合,既對癥下藥治頑疾,動真碰硬抓整改,又舉一反三,通過建章立制,堵塞制度漏洞,確保整改工作取得實效。

針對潘志立案帶來的影響,獨山縣以“五治五立”專項整治開篇,以治思想認識之亂立紀律規矩、治制度機制之亂立章程辦法、治風氣作風之亂立標桿樣板、治紀律貪腐之亂立紀法權威,在全縣開展“抓脫貧、強化解、保穩定、促發展”專項整治,在全縣各鎮、各部門共查擺問題1251個,健全制度規定30余項。

三都縣聚焦梁嘉庚“政治底線失守、理想信念坍塌、任性用權”等問題,在全縣開展思想大討論、問題大排查、黨風大整治、線索大清理,徹底肅清惡劣影響。針對梁嘉庚“一言堂”等問題,制定出臺全體會議議事規則,嚴格按照“集體領導、民主集中、個別醞釀、會議決定”的要求,堅持民主集中制,嚴格執行“三重一大”制度。

聚焦群眾關切點,自查整改形象工程

重塑政治生態當久久為功

“水管鋪好,水池蓋板打好,沉砂池也修好了,幾年未解決的飲水問題終于解決了!”獨山縣友芝村把猛組十二戶群眾說起剛修好的飲水設施,連連點贊。

原來,2016年獨山縣修建都獨同城大道時,把猛組飲水設施因施工損壞一直未能修復,造成十二戶村民飲水困難,大家多次反映未果。

今年8月,獨山縣在開展“五治五立”專項整治中,聚焦群眾身邊痛點難點問題,組織開展脫貧攻堅專項巡察。巡察組在了解到把猛組村民飲水困難問題后,立即組織調查核實并下發了巡察整改通知書,在下發通知書15天后,把猛組人飲設施修建完畢,村民們從此用上了安全方便的自來水。

從幫扶干部見不到蹤影,到如今扶貧產業遍地開花,黨員干部作風的轉變為獨山縣脫貧攻堅工作帶來了實實在在的成效。去年,獨山縣累計減少貧困人口77535人,貧困村出列58個,貧困發生率從2014年的29.2%降至2018年的5.05%,實現產業100%覆蓋到村、合作社100%覆蓋到貧困戶、利益聯結100%覆蓋到貧困戶。

走進獨山縣,無論是高山深壑,還是田野村舍,隨處可見奔波忙碌的黨員干部,茶葉、蔬菜、食用菌、水果、中藥材等扶貧產業遍布全縣。

獨山縣百泉鎮旗山村黨總支書記黃永富告訴記者:“如今作風變了,黨員干部走村入戶,了解群眾困難,還積極幫助大家發展產業,群眾的生活有了奔頭。”

不僅在獨山縣,同樣的變化也在三都縣不斷出現。在三都縣壩街鄉壩街村,記者注意到,幾乎家家戶戶門前都種有花椒、佛手瓜等經濟作物。

“這些庭院經濟,一年給我們帶來了不少收入呢!”村民王光廳說,幫扶干部挨家挨戶了解情況,組織大家開會,解開思想疙瘩,在他們的幫助下,大家發展庭院經濟,不到半年時間就脫了貧。

領導干部全員下沉,先后走訪146個貧困村、572個貧困組;全縣實行脫貧攻堅網格化管理,3819名領導干部用1個月時間進行全覆蓋,因戶施策幫助群眾發展產業……群眾紛紛感慨:“黨的優良作風又回來了。”

不僅如此,針對華而不實、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、政績工程,三都縣進行全面自查整改,對脫貧攻堅、產業發展、教育醫療等6類“必須為”的項目,加快推進;對特色城鎮建設、園區工程等13類“暫緩為”的項目,穩妥推進;對大公園、大賽場、大牌樓等6類短期內不能惠及群眾的“不能為”項目,堅決停止。

“以前很多項目都是商人先找梁嘉庚簽字后,拿著‘尚方寶劍’來履行相關程序。現在有了民主決策,發改局真正能發揮參謀助手作用了。”三都縣發改局黨組書記、局長韋振華表示,如今大家干事創業的熱情普遍高漲。

“對潘志立、梁嘉庚惡劣影響的清理,對獨山縣、三都縣政治生態的重塑不是一蹴而就的。”貴州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,要通過厚植良好的政治生態土壤,進一步強化系統思維抓整改,真抓實干確保整改實效,真正把受到破壞的政治生態重塑起來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關信息

福建体彩22选5走势图表